北岸讲读社与你共读《活着》中的人生哲学

[ 时间:2019-01-09 16:55 | ca888亚洲城手机版登录:詹佳琪 | 责任编辑:王莉]

  2018年12月27日中午,温州翔宇中学千人读书计划之《活着》分享会如期举行。大家跟着高中部语文老师程俊超、谭海舟和叶玉林老师一起寻找《活着》一书中的人生哲学。本次活动由北岸讲读社的潘帅老师组织,高一(10)班赵恒靖同学主持。

  

  “活着”这个词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来自于忍受: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、繁华和平庸。

 

  分享会前,大家先欣赏了高一(11)班邵娟娟同学和高一(12)班蒋天律同学带来的吉他演奏《房间》。随后,主持人赵恒靖同学问了大家几个问题,大家都很积极地回答了。

 

  这之后,分享会进入了正题。分享会大致分为五个部分,分别是邓俞星同学的分享,程俊超老师、谭海舟老师和叶玉林老师的演讲以及最后的卖书环节。

 

  第一部分,邓俞星同学分享了她对《活着》一书的理解。她觉得虽然每个人都同《活着》书中的主人公福贵一般一生多灾多难,但是我们每个人也都要像福贵一般,抱着乐观的心态活下去。活着的本质,就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。虽说福贵经历了多名亲人的相继离世,但他依然活着。

 

  第二部分,程俊超老师发表了自己对《活着》这本书的看法。他认为,应该用以“经”解经,以“我”解经的方法去读书。他用唐三藏的例子来引出“我从哪里来?”“我将到哪里去?”“我是谁?”这三个核心问题,随后他对《活着》的诠释都以这三个问题为中心。他用名言和自己的理解解释了这三个问题,对于第一个问题:我从哪里来?他给出的答案是:“苦难是人生的本质,痛苦是人生的真相。”第二个问题:我将到哪里去?他以天堂为媒介,解释说:“天堂不是一处空间,不是一种物质性的存在,而是道路,是精神的恒途。”第三个问题:我是谁?他认为:人有三个我,本我、自我、超我。并分别对它们做出了解释。

 

  第三部分,谭海舟老师从不同版本的《活着》的封面来解释“活着”一词的意义。但是,无论它们有多大的差异,最后的寓意都大同小异。文中的“福贵”“有庆”“家珍”等人的名字都寄予有美好的寓意,然而,给予的期许太高,最后都要么因天灾,要么因人祸,而荒谬地死去了。于是,最后福贵给小外孙取名为“苦根”。此时的他们拥有的只是绝望,再也给不了美好的姓名或寄予美好的寓意。

 

  第四部分,叶玉林老师将书中的寓意结合到我们的生活中来,从“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,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”引出“生活之外并没有别的目的,生活就是所有的目的”,引导我们自己去体味,去寻找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

  最后的卖书环节是对下期活动的《三体》进行售卖。作品讲述了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。刘慈欣在《三体》中戳破了某些人们习以为常的温馨梦幻。常识和逻辑在刘慈欣的小说里不是失效了就是被扭曲了。然而不得不承认,他这种技术狂特有的冷酷具有非凡的吸引力。更关键的是,他天马行空的想象,可能误打误撞地触及到人类最核心的秘密。刘慈欣在《三体》中似乎是第一次如此尽情地描绘人类终结之时的场景。这一次他彻底沉入到末日景象之中,并从中找到了力与美,体悟到人类悲剧的深刻性

 

  本次活动由瓯江书院主办,北岸讲读社承办,徐锦豪、陈九九、周天赐等同学策划。

 

主办:瓯江书院

承办:北岸讲读社

策划:徐锦豪(高二13班)、陈九九(高一1班)、周天赐(高一1班)

通讯:詹佳琪(初二10班)

摄影:田之正(高二12班)

 








翔宇教育,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