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试研究生

[ 时间:2014-12-25 08:51 | ca888亚洲城手机版登录:新周刊 | 责任编辑:秦昊]

 


 

  浏览完厚厚一摞求职简历,我有点累了。大都出自北大、清华、北师大、人大等名校研究生,看简历及各类材料,个个可谓人中翘楚,饱学多识,机敏踏实,实践经验丰富,深得导师和实习单位好评。我有摘取中国教育硕果的兴奋和忐忑。初试过的朋友称,整体素质不错,有气质,有口才,不知能否留下这些人才?
  午后的阳光穿窗而入,在墙上钉了一堆斑驳的碎影。他们翩然降临。男的潇洒,女的优雅,咋看都有一种范儿。我决意从两个方面考察他们。一是基本阅读,二是价值观。

  面试完,我不由自主地崩溃了。无知识,无立场,无求真之诚意,只剩下一张教育部发给的文凭。新闻系的同学一口咬定利比亚近邻是阿尔巴尼亚,《冰点周刊》是《北京青年报》的名牌产品,他们不知道钱钢、卢跃刚、老榕、胡舒立;中文系的称自己看过的文学杂志是《读者》,不知道顾随、叶嘉莹、齐邦媛、马悦然;经济系的不知道里根经济学;哲学系的不知道李泽厚;跟随学术名流的思想史研究生,没读过梁启超的《饮冰室合集》,不知道朱维铮为何人;英文系的不知道翻译家方平、杨宪益,更不知道乔伊斯写过什么。毕业论文一概是那种无需动脑子的傻题目,一个自我循环论证的僵尸,他们不过是填格子完成一个程序罢了。不看书的理由是,做论文,找工作,读过的几本书都是本科阶段的了。

  看简历,以为天下英才俱在手中,面试后,始知教育产业毁人不倦。花钱上这样的学校究竟是为了什么?该学的都没学会,却全然丧失了应有的纯真。可以说,他们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不读圣贤书。无知识谱系,无正当价值观。在回答政治问题时,他们应对有方,操着一套熟练的正确话语,眼神炯炯,话语滔滔,肢体语言丰富,堪比外交部发言人。一男性哲学生如此答复中日如何才能和谐相处的问题:只有中国做了老大,中日关系才会和谐,因为日本人只崇拜强者。新闻系的说,中国外宣效果不佳的原因在于采写技巧不够,与世界观无关。

  他们的资讯来源是《人民日报》、《环球时报》和央视,“也看外网,但只做参考”,新闻研究生自信地说,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每一种信息都是一种“建构”,我不全信中国的主流媒体,也不会信西方的。他们言之凿凿,坚信联军禁飞利比亚是为了石油。(仅有一位女生认为是为了正义,因为卡扎菲屠杀人民。)我相信这是导师“会商”的结果。

  我本科毕业时,其实也很混沌,脑中有好多似是而非的东西。研究生在我眼里高不可攀,这么多年来,我有时会想,如果我考上研究生该有多好。记得大学三年级寒假,回家给父亲说了自己打算考研究生的设想,老人家满脸放光,仿佛家里又要中状元了。那个时代,有能耐的才能考上研究生。至于博士,比如陈奎德、谢遐龄诸君在我眼里,真的很博士。现在,博士头衔司空见惯,似乎连博士架子都摇摇晃晃,他们端的矜持,却一脸油滑,唯缺那股由文化立场而来的自尊。

  面试中间进来一位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北大女硕士,提醒我说,前面的同学都说你太严格了,“这种面试本身就不平等”,她假装开玩笑地说:“如果我们来面试您,您也未必能过关呢!”我想,她说的是一条硬邦邦的真理。

 

0
翔宇教育,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!